小桃叶儿

【楼诚/现代AU】Puisque C'est Ma Rose(一)

最近看到的挺喜欢的一篇,阿诚的人设是自闭症患者,大哥无限的宠溺和爱护让他慢慢打开心灵,好暖

舊唐書:

是的看标题 这是个关于 驯养(很正直表想歪)的故事


私设如山 OOC都是我的错


流水账 文笔是什么能吃吗?


也许片段灭文……


年龄线:明镜32 明楼29 明诚23 明台18(根据电视剧估的 错了找我数学老师


没有国仇家恨 tag只有楼诚 之后写到哪对会再加 勿撕 我还是个孩子


以及关于阿诚哥哥的设定有些特殊(也许吧 猜到的 请优雅不要撕 我真的还只是个孩子


======================


手机响起时,明楼正在会议室里大发脾气。产品部梁仲春低着头唯唯诺诺,设计部汪曼春咬着唇一言不发。明楼瞪着他俩伸手抓过手机,一瞧来电显示立刻深吸了口气缓解情绪,接起电话时声音温柔得能腻死人。他“喂”了一声,那边没人回答,仔细听着,听筒里似乎传来隐隐呼吸声,明楼笑了起来,放低声音道:“我马上就回来了,你要乖……”话还没说完,那边听筒显然是被抢走了,一把尖利的女声“轰轰”响起:“这都几点了,你明副总裁还不要回家吃饭呀!全家人可都在等着你呢!”


明楼一听大姐数落,立马放软声音:“大姐,我这不是在开会嘛……”


“开会也是要吃饭的呀!”


“那要不……你们先吃?”明楼试探到。


“胡说什么呢!你第一天在明家吗?你不知道你不回来阿诚不肯乖乖吃饭呀!赶紧回来!”明楼还待解释什么,那边已经干净利落挂了电话。他无奈揉揉眉心站起身:“产品部跟设计部明天上午把修改方案拿给我,今天就到这儿罢。”话毕,迈开长腿走出了会议室。


梁仲春拄着拐慢慢悠悠走在最后,等人群散了才蹭到汪曼春身边:“哎,多亏了阿诚一通电话,解救我等于水火之中啊~”汪曼春瞥他一眼不搭话,梁仲春也不生气,又凑过去:“那方案……你明天能交上去?”


“难道你不能?”


直起身子撇撇嘴:“也是,你汪曼春是女强人、工作狂这谁不知道,可怜我呀,家里一堆事得忙。”


按下电梯开门键,汪曼春回头瞧了眼梁仲春:“甩了那小三,我保你家庭和睦,再也无需如此奔忙。”


伸手拦了欲关上的电梯门,梁仲春抬脚跟进去,摸了摸唇上胡子小声道:“臣妾做不到呀。”


 


这座白天忙碌而冰冷的钢筋水泥森林,到了晚上却一片灯火辉煌、歌舞升平,倒显得比白天更有人情味。明楼坐在车里,看着窗外霓虹闪烁,想到阿诚温温软软的笑,不由得一阵归心似箭。他推开家门,明诚果然搬了个小凳子坐在门前等他,见他回来了,开心地叫了声“大哥”,立刻起身朝饭厅跑去。明镜见了他,推了推挤在自己身边看书的明台:“你大哥回来了,快起来去吃饭,别赖了!”说完看了眼明楼,也起身朝饭厅过去。等明楼换下衣服出来时,大姐合着明诚、明台都已经开动了。


明楼拉开椅子坐下,拿起筷子,却见碗底躺着一块香酥小排。他转头看去,明诚正仔仔细细啃着一块小排,大姐一边同明台讲着话一边朝明诚碗里夹了片水煮娃娃菜。明诚啃完小排,夹起娃娃菜塞进嘴里,明镜见了高兴,连声夸他:“我们阿诚真乖,吃青菜吃得最好了!”旁边明台受不了地翻了个白眼,恶狠狠咬了口排骨然后被硌了牙。明楼笑着看这姐弟三人的互动,慢吞吞夹起排骨也仔细啃了起来。


明镜约了几个朋友打牌,晚饭过后跟弟弟们嘱咐了两句就带着阿香匆匆忙忙走了,明台抱着阿香削好的水果自觉滚回了房间做功课,客厅里就只剩下了明楼跟明诚。明楼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手中大部头的原文书,一边分神看着坐在地毯上认真看着《动物世界》的明诚,他盘腿坐在地毯上,两只手托着自己的脑袋,只露了个毛茸茸的后脑勺给明楼。明楼安静瞧了一会,将手覆过去揉了揉,明诚回头看他一眼,眯着眼叫了一声“大哥?”,他便放下手里的书伸手将人拉到自己怀里抱住,一只手给他暖着冰凉的脚丫,另只手叉起果盘里的苹果喂进他嘴里。明诚被抱得舒服,苹果也很甜,他在明楼肩窝里蹭了蹭头,又撒娇的喊他“大哥”,明楼偏头亲了亲他的发顶,示意他继续看电视。


明台做完作业下楼来想倒杯水喝,就看见自家大哥把阿诚哥抱在怀里,两只手握住他光着的脚给他暖着,他就那么懒懒窝在大哥怀里看电视。阿诚哥刚来家里时身体很差,吃多少也不吸收,好几年都不长个子,可没把大哥大姐给急死。结果这一两年不知怎么就跟打了激素似得,个子如脱缰野狗蹿得飞快,明台眼瞧着180cm的阿诚哥被183cm的大哥抱着,真是怎么看怎么别扭,但没法子,大哥平日宠阿诚哥那是宠上了天,不要说抱着了,那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就差没给供起来,他回头想想,大姐对自己也不过如此了,鼻子里“哼”了一声,翻了个白眼继续下楼。


可大姐宠着他不代表大哥也宠呀。


明楼听见明台下楼的声音,转头问了句“作业做完了?”


明台迅速地点了头,就听自家大哥毫不犹豫地下达指令:“那你去阿诚房间给他拿双袜子来,老这么光着脚,容易着凉。”明台一边腹诽“你怎么不自己去拿”一边郁闷地应了,还没来得及转身,又听大哥继续吩咐:“顺便去厨房冲杯牛奶过来。”明台当然不会蠢到以为那杯牛奶是给自己喝的,他含着眼泪拿了袜子、冲好牛奶,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大姐,人家也要抱抱,人家也要暖脚,人家也想要人疼!


然并卵。


东西拿来后,明诚自己坐到沙发上捧着杯子喝牛奶,明台则盘在明诚面前的地毯上啰啰嗦嗦同他说着些学校里的事情。明楼抱过明诚一双脚,边给他套袜子边瞧他反应,就见他笑眯眯地认真听着明台说那些琐碎事情,心里也就放下了。医生说他要多尝试与人交流,可自己不是个话多的,大姐又经常不在家,如果不是明台,现在还不知是个什么样子。


穿好袜子,这两个长不大的又抱着在地毯上打了阵滚,大姐就回来了,一见都快十二点了两人还没睡,外套还穿着呢就开始发脾气,两人这才安生各自回房。


明楼推开房门时,明诚已经自己换好睡衣躺进被子里乖乖等他了。他坐在床边椅子上,见明诚睁着双黑黢黢的小鹿眼看着自己,忍不住摸了摸他的额头,然后俯下身在那里印下一个晚安吻,明诚才笑着闭上了眼睛。明楼拿过床头那本《小王子》随便翻了一页开始念,他的声音低沉、醇厚,轻缓说着法语时更为温柔,不多久他便听见了均匀而绵长的呼吸声。放下书给明诚掖了掖被子,望着他沉静的睡颜,明楼的思绪不自觉地飘远了。


===========================


有没有下文我也不知道


2015.11.28

评论

热度(134)

  1. 胸中生尘舊唐書 转载了此文字
    太喜欢这里的大哥和阿诚了,无限宠溺
  2. 小桃叶儿舊唐書 转载了此文字
    最近看到的挺喜欢的一篇,阿诚的人设是自闭症患者,大哥无限的宠溺和爱护让他慢慢打开心灵,好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