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王太太

粉某倒贴碰瓷🐷的请滚粗!
只爱凯凯,cp不逆

【杜方】北平小螃蟹(上)

太喜欢这篇啦,最搞笑的杜方!

花如森:

糟汉子其实是个小处男的杜旅座和高贵冷艳其实有点小闷骚的小方局长配一起简直太萌了。


第一次写杜方啊,因为我最近在看那个裤裆藏雷的神剧,意外的好看嘞。


还有给大家推荐个最近在看的俄罗斯电视剧叫《我是如何成为俄罗斯人的》简直跟我是坂本我最屌一样,笑得不行不行的。战斗民族太能自嘲了。看了美剧英剧日剧韩剧泰剧印度剧,现在连俄罗斯剧都觉得好好看,中国要加油了。我的演员朋友们还有侯大大要加油了,就指望你们了。


啊,最近被大家私信批评宣传不给力,好啦好啦,开售一个礼拜这个成绩我已经很开心的,还有二十几本本子点我,还有二十几个狮子宝宝点我,快点凑齐,可以早点印,早点做,何乐而不为呢,哪怕是个八九不离十也行啊。


还有人说什么第一次买的比卖的还急的,哈哈哈哈大家快来吧(我够宣传尽力的吧,哈哈哈)


晚安喽。


--------------------------------------------


 北平小螃蟹(上)


                             BY 阿森


七月。阳城县。大地冒着热气,成熟的谷物在炎夏里弯着腰,骡马的鼻孔张的特别大,狗趴在地上吐着红舌头。


杜旅长躺在凉椅上,头上的紫藤花架带来一片阴凉一股幽香,旁边两个小兵正给他扇扇子,他把脚搁在井沿上,从桌子上捞起一块冰镇西瓜。


罗副官急匆匆从门外奔进院子,一边走一边喊着:“旅座,旅座!电报!”


杜见锋那西瓜便又放下了,道:“怎么地啦,急三火四的,死了老娘啦。”


“旅座。”罗副官在杜见锋对面的井沿上一坐,忙道:“上头说阳城要治安管理日常化,硬要给我们派驻个警察队长来。”


“什么玩意?老子这正规军在这扎着呢,需要他们那群花拳绣腿?”


“而且听说安到我们这里这个方二少,可不是个好相与的,外号叫北平小螃蟹!”罗副官神神秘秘的又补了一句。


“为啥?长得丑啊?”杜旅座眨巴眨巴眼睛。


“横啊!”罗副官一拍手,解释起来,“爹是中央银行行长,哥是空军大队长,传说这少爷在北平城都是横着走的。”


“妈的,这真是有钱杀人不偿命,沒钱淘气也坐牢啊。”杜见锋呸了一口,“这小螃蟹的官是捐来的吧?”


“上头肯定是看中我们阳城在旅座治理下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这是硬塞个坐地吸土靠墙吸砖的来收钱,我们得多手准备。”罗副官愤愤不平道。


就是这个理嘛,老子拼死拼活把鬼子打跑了,派个纨绔少爷来结账,这上头也倍瞧不起我杜见锋了,不行,必须给个下马威,一直下到地底三层!


杜旅座终于拿起了西瓜,咬了一大口,噗噗噗子弹一般吐了一地瓜子,抬手一指罗副官道:“老罗,烧水,晚上吃阳澄湖大闸蟹。“ 


 


 


 


 


所以那天,杜旅长正在迎风亮鸟,给紫藤花“浇水”呢。


罗副官一个劲的拍他的肩膀,“旅座,来了……”


杜见锋听到这话根本就没有回头!怕你个小螃蟹?老子淹死你淹死你,给我等着。


罗副官又拍了拍他道:“还跟来了三十几号人,旅座你这……收收鸟……”


“这怎么啦,以后这些兄弟都归我们阳城管,一起亮过鸟才是过了命的兄弟!”杜见锋故意说的很大声,抖了抖,一回头。


一瞬间他愣了,而后嗖的把裤子拉链拉上了。


迅速趴在罗副官耳边道:“你怎么不告诉我这北平小螃蟹原来是个姑娘啊,长得像北平小猫崽似的……”


对面那小螃蟹似乎听到了,皱了皱眉毛:“这些兄弟隶属北平警卫分队,归我方孟韦管辖,以后也不劳杜旅长费心了。”好听低沉的男声。


杜见锋一听这话,这声音确实是男的啊,这咋长得这么白净?米色的制服,梳理的整齐的短发,腰背挺得直直的,小下巴尖尖的,一双大眼睛又圆又亮。他日日臭男人堆里打转,喊打喊杀的,哪见过这么精致的小公子。顿觉好看好看真好看!


罗副官看自家旅座直勾勾瞅着人家上头派下来的大官,只好不自然的咳嗽起来。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这只小螃蟹任他怎么横,还是得供起来。


“方副局长,屋里请……”


“等等,你说你带来这三十几号人不归老子管?”刚才有点见色忘义,说好了下马威下到地下三层呢?杜见锋从神游中回过神来,打断罗副官的话。


北平小螃蟹又挑了挑眉头,似乎在忍耐,道:“以后阳城县内的防务都归我管。”


“日本人在东面立了个县长,共产党在西边立了个县长,还有我们党国南边的唐县长,方副局长你只剩北面了。”杜见锋掏出枪比了比,吼道:“你们他妈的让老子去哪里?!”


方二公子也不示弱:“旅座要有意见,可以给蒋委员长写信!”


“老子哪用那么麻烦!”杜见锋转身,一枪打爆了搁在井边的西瓜,啪的把手枪拍在桌子上道:“守一方安危可不靠嘴,今个你能从老子手里抢走枪,老子归你管,抢不走,你归老子管!”


说完示意罗副官在墙根摆上一只苹果,站到了桌子另一边,仰着脖子望着那人,到老子这里,管你什么品种的螃蟹我都能让你竖着走!


对面的方二少爷,咬了咬嫩红的嘴唇,把手里的行李往副官手里一塞,也站到了桌子的另一面。


罗副官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不情不愿的当起了裁判:”准备好,三,二,一……开始!“


说时迟那时快,方孟韦一个健步就奔了过去,还没碰到枪就被杜见锋隔开了,他换了一只手又抢,杜见锋一拍,又把他拍开,而后一个飞铲把他铲倒在地,方孟韦哪能眼睁睁看他拿到枪,一把抱住杜见锋的腿往下拉,杜见锋刚才还亮鸟呢,裤腰带都没系结实,这一拉,裤子就被拉到了脚腕。围观的兵蛋子们马上爆发出一阵笑声。


“笑个鸟!”杜旅长吼道,一抬脚彻底被裤子绊倒在地,同方二公子滚做一团。


方二公子咬牙切齿的来了个索喉神功,两条长腿盘上杜见锋的腰,杜旅长被他夹得动弹不得。


那人紧紧圈着他的腰,大眼睛还湿漉漉的,咬着嘴唇用着力。杜见锋有点谎,这什么攻击,你他妈的能不能不要蹭了!


他抬手捏住身下人的腰想推开方孟韦,突然像烫到似的松了手,我去,这腰怎么这么细,老子拔根腿毛都比他腰粗啊,这劲儿大了是不是折了。


围观的兵蛋子看着看着,都捂上了眼睛,这大白天,俩长官咋就表演起活春宫了。


杜见锋裤子还在脚踝呢,像个镣铐,这下又以示清白的松了手,整个人没了平衡,被方孟韦一脚踹开了,他爬了起来,一把抓起枪,扣动了扳机。


彭的一声,墙根上的苹果被打了个粉碎。


方孟韦得意洋洋的吹了下冒烟的枪管,蹲下身子,用枪管碰了碰杜旅长的下身,道:“旅座,你以后归我管。“


杜见锋坐在地上,那脸一瞬间从头顶缓缓的红着,一直红到脖子根。


方孟韦愣了。


杜见锋突然一把推开他,拉上裤子,话也不说,转头走了,那耳朵根还是红的。


罗副官摇了摇头,小声道:“方副局长包涵包涵,我们旅座还是小处男,你见面就扒人家裤子,他脸皮薄……啊对了,您屋里请。”


“哈?”方孟韦张大嘴一脸震惊。


 


 


 


老爷们说话四十匹马难追,还能反悔不成?


可那北平小螃蟹偏偏不信,直接把办公桌搬到了杜旅长的紫藤小院。杜见锋不知怎的,一看到他就脸红成猴屁股。方孟韦要是在院子里,他杜见锋就一定要躲在屋里。方孟韦要是进了屋,他就装作打水,嗖的窜进院子里。


那北平小螃蟹倒是愿意逗他,瞅着机会就在院子里喊:“旅座输了一次,老躲着我干嘛啊?”


“公鸡打架头对头,夫妻吵嘴还不记仇呢,老子才没有躲你!”旅座把门帘扒开一道小缝,吼道。


小螃蟹看到他的样子就笑,摇了摇头,转过头去在紫藤架下写毛笔字,一笔一划的。


有风吹过,那紫藤花就悠悠荡荡的飘下来。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杜旅长捧着个冰镇西瓜就移了过来,往桌子上一放,眼睛还望天:“呐!”


小螃蟹也不抬头,笑眯眯,接过西瓜就吃,边吃边在公文上画了个大红圈。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说,老子愿赌服输。“杜旅长继续望天。


小螃蟹哧溜哧溜吃着西瓜:“没有。”


“真没有?“杜旅长伸着脖子看他在公文上写了什么。


“有。”


“什么?”杜旅长眼睛闪闪亮。


“再去切几块西瓜来。”


“切……”杜旅长老实的转身又端了盘冰镇西瓜放在桌上,在对面坐下,也拿起公文看了起来,他一个军旅粗人,本就不擅长这些政务上的事情,其实方孟韦来了以后帮了他很多忙,现在阳城县果然政清民和,在这乱世中,好歹护得了一方百姓周全。


可看了一会,他就上下眼皮打架,趴在石桌上睡着的。


等他睁开眼睛,太阳都落山了,方孟韦还在对面坐着,认真的看着文件,头顶上还顶着两朵紫藤花,夕阳在他身上镀了一层金,他低垂着眉眼,周围静得时光都停止了一般。好乖,杜见锋突然想伸手摸摸他的脸。


他一抬手,方孟韦就发现了,皱着眉头瞪着他道:“干什么?”


杜见锋赶紧拐弯,眼疾手快的一把从他头上抓下两朵紫藤花,献宝似的摊开手掌。


谁知方孟韦眉头却突然皱的更紧了。


“怎么了?”杜见锋问道。“就是帮你摘个花,你看看你小气的。”


“肚……肚子疼……”方孟韦皱着眉头道,“刚才冰镇西瓜吃多了。“


哈哈,大仇得报,一瞬间杜见锋喊了起来:“呀,北平来的方副局长要窜稀啦。”喊完拔腿就跑。


“老子今天还非要在你这院子里窜了,让你这顺风臭十里!”方孟韦笔一扔,站起来就追。


“别学老子,说老子一点也不适合你。”杜见锋一边跑一边还回头笑。


“老子就偏要学!“方孟韦在后面追,噘嘴喊道。


杜旅座跑得嗖嗖快,还在喊:“肚子疼不是病,说不定是有了小生命哈哈哈哈哈哈。”


“你才有了小生命呢。”方二公子发了狠,跑着跑着,刹不住闸,一头撞进杜旅座怀里。


杜旅座抱着他,看他张牙舞爪的挥舞着钳子的小模样,眼角眉梢都是笑。


没关系,我们温水煮螃蟹,看他横行到几时,嘿嘿。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9)

  1. 老王太太花如森 转载了此文字
    太喜欢这篇啦,最搞笑的杜方!
  2. sunny三儿花如森 转载了此文字
    这也太搞笑了哈哈哈!敢情杜旅长是个逗比